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闲余泊

执忧淡于蓝调中~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有点脾气不常发挥 有点个性若隐若现 有点清高见怪不怪 有根筋不拐弯抹角,有着猪一样完美结局 和珠穆朗玛一样,海拔足够大气,没有刷新的可能, 原产地不敢说明 陋室无名,潜也好,浮也罢,自由来去不收多余网费 你转也好,偷也欢迎,来者是客,这里没有侵权的可能。 喜文乐见,同好者聚,非诚勿扰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井  

2014-01-16 09:10:26|  分类: 田间漫步(原创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
秋了,又是萧萧黄叶闭疏窗的时节,寥落的叶片轻挽一地凄凉,倦坐低首,宛若岁月一声幽微的叹息,携扶些许清愁,落入这雨井烟垣之地,静听卷帘西风,落花离愁。

湿滑的青石老井旁,踯躅着一位清瘦老人的身影。岁月的刻痕,爬满了他黝黑瘦削的脸颊。一道长长的疤痕,乍看犹如一条绵细的小蛇,在喉结的带动下蠕动着,缠绕着。盘扣青袄,抿裆青裤,青色带沿小帽,银发从帽沿下溜出几缕。那双眼睛像老井的水一样幽深,寒澈,时常凝望着老井,抑或空茫地望着远方,很久,很久。仿若在时空的渡口,痴痴地等待……

他有个习惯性的动作,就是用他如干柴似的手,笑吟吟地抚摸过往孩子的头,口中嘟嘟囔囔的,像喃喃自语,又似梦呓。孩子们叫他魔症,见他都斜睨着眼躲开,他却偏偏要伸出长臂来摸。我那时段念小学,老师让几名学生到家里写作业,老井成了必经之路。也许是因了那份慈祥的笑容,也许是出于一份好奇,我不禁停住了脚步。当他第一次伸手想抚摸我,我竟下意识的把头偏向一边,随后又挺直了。第一次被触摸的感觉,是那种轻柔、温暖,多像爷爷的抚摸啊!他一边摸,一边咕囔着,像细细的絮语。往后再从老井前经过,就不自觉地的把头伸向他,似乎只有抚摸过后,他安我也安。

    距老人不远处,那苍老的辘轳上,盘桓着与它一样苍老的绳索,架在井口处,绳索上挂着歪扭不堪的铁皮小吊桶。几片落花离叶散落在寂寥的青石板。板缝中绿茸茸的苔藓,昭示着生命卑微与坚韧。每每经过荒寒的老井,心中常暗忖,那眼老井到月黑风高时,会不会真有身着一袭白衣,哭号着袅袅飘忽的女鬼出现。所以就是大白天路过时也要死盯着井口,晚上更是少有人迹。那是因了奶奶讲的一段很聊斋的爱情故事。

    那老人当年和媳妇情深意笃,婚后不久就有了爱情的结晶。然而好景不长,不久他媳妇和未出世的孩子莫名地成了那口老井中的鬼魅。他痛不欲生,自刎未遂,留下那长长的疤痕,一夜间头发全白,人也癫了,从此再没清醒过。村里人觉得老井不祥,遂封了它。后来人们为浇园子方便,又重新启用这口老井,而他媳妇的死成了未解之迷。时间的流水,慢慢稀释了这凄惨的故事,只有老人经年累月、风雨无阻地厮守老井的身影,定格成永恒的风景……

    昙花一现决绝而去,此际阴阳两相望。桃李春风谁与共?雨晨风夕影茕茕。何事慰解苦情人?落花流水去无踪。“倘使与你分开,我将只是萎谢了”。多令人心疼的话。此情如此稀薄短暂,却凋了风花雪月;萎了韶华正貌;老了横亘在胸的前尘旧梦。他的每次凝望,漂泊的思念,是否就有了短暂的停靠?他的每一次抚摸,孤寂的心灵,是否一丝的慰籍?花事万千,拘囿于世态炎凉;迭沓记忆,跌落这素笺,婉做朵朵莲花开。圣方清姿端妙,露晞了花裙,就允她恣意舒展腰肢,舞尽世间的苍凉吧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7)| 评论(1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